截至目前,此次冠状病毒疫情已经蔓延至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累计超10余万人次感染,在国内疫情基本得到有效控制之际,韩国、日本、意大利、伊朗、德国、美国等等海外国家相继爆发。继而造成全球金融海啸,2月下旬以来,油价下跌超30%,美股两次发生熔断,结束了历时11年的牛市,进入技术性熊市。我们或许正站在新一轮金融危机的边缘,此刻,该何去何从。让我们看看桥水基金的Co-chief Investment Officer Ray Dalio 怎么说。

以下英文原文载于Linkdedin ——《We Need Coordinated Monetary and Fiscal Stimulus to Counteract Coronavirus》Published on March 10, 2020.

任何一个有远见的人此时都会坦率地告诉你,冠状病毒爆发对于经济的负面影响可能会非常大,而简单的货币政策对于抵消这种影响几乎可以说是毫无作用,因此,政治领袖与央行行长之间的协同配合是非常必要的,却也是难以奢望的。

美联储所能提供的——稍微便宜一点的借贷成本或印刷钞票及购买金融资产——并不会帮助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那些陷入困境的人和公司除了良好的医疗支持外需要的是财政支持,以便在收入短时严重下降的情况下生存下来。

虽然冠状病毒的出现以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冲击令人吃惊,但有几件事在一段时间内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很明显,经济衰退总有一天会由这样或那样的原因引起;

其次,美国经济负债累累;

第三,在利率接近于零的情况下,货币政策本身不可能有很大的刺激作用。

第四,我们现在处于长期债务周期的一部分,需要财政和货币政策制定者之间进行良好的协调,以妥善应对经济低迷。

然而,很明显的是,我们目前所经历的巨大财富和政治差距,将使这种协作难以实现。

回顾历史上出现这种情况的时期(在上世纪30年代),区分成功与失败的关键因素正是财政和货币政策领导人之间的协调能力。

那么现在需要做些什么呢?最重要的是,那些受病毒打击最严重的人需要通过过渡性贷款和财政援助等财政政策得到保护。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提供这样的援助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他们会说,我们的达尔文式经济体系旨在摆脱的正是那些没有很好地管理自己财政的人,财政援助只会增加财政赤字。

这些论点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意义。这场危机不是对个人和公司经济生存能力的考验,不提供援助的最终付出的代价将远远大于提供援助的代价。

冠状病毒是一种自然灾害,就像飓风一样,那些受到影响的人和公司理应得到资金支持,否则他们就只能破产。

有许多人生活在贫困线附近的,如果没有经济缓冲,他们的经济安全将与他们的健康一样,受到冠状病毒海啸的严重冲击。许多尽管实力强大的公司同样也无法承受经济低迷。

明白了这一点,现在,让我们再想象一下疫情会带来怎样的健康和经济双重冲击以及它将带来什么后果。想象一下,许多公司正遭受严重的收入损失,其中一些公司由于持续的低息贷款和其他借贷动机而负债累累,这将迫使它们削减员工工资,并拖欠债务。

他们的经济问题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在这种情况下提供援助不仅是人道的,拯救那些在这种情况下会破产的有生产力的人和公司,本身就是一项不错的经济政策。

援助的规模应该与危机的规模一致。它确实会增加赤字,相应的,也将提高利率。

如果需要的话,美联储可能需要通过印钞和将债务货币化来维持低利率。尽管这种财政-货币协调存在争议,但在当前经济负债累累、其它刺激措施无效的情况下,这或许是最佳政策,也是我们所有人都需要适应的政策,因为在这个接近零利率的时代,这是经济政策制定者能够应对经济低迷的唯一途径。

那么现在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我们支离破碎的政治体系——由那些更倾向于互相争斗、而非合作的人领导——能否完成这项艰巨的任务。